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班墨人家的博客

快乐生活每一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滕州市柴胡店镇坦山后村钟氏祠堂  

2015-09-24 16:48:35|  分类: 醉美滕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 位于柴胡店镇坦山后村东部的钟氏祠堂,为清代建筑,分布面积为1014平方米,建筑面积69.3平方米,建筑风格为起脊式小瓦二龙吻脊,平门,门楼为起脊式,小瓦二龙吻脊,门楼大门外两边各有石鼓一个,祠堂门前两边各有一通乾隆五年三月所立石碑。另外,有10块小石碑,记载了钟宁生平事迹,被镶嵌在祠堂内墙上。2005年该祠堂曾翻修,现保存完好。
滕州市柴胡店镇坦山后村钟氏祠堂 - 班墨人家 -  班墨人家的博客
 
滕州市柴胡店镇坦山后村钟氏祠堂 - 班墨人家 -  班墨人家的博客
 
滕州市柴胡店镇坦山后村钟氏祠堂 - 班墨人家 -  班墨人家的博客
 
滕州市柴胡店镇坦山后村钟氏祠堂 - 班墨人家 -  班墨人家的博客 
 
滕州市柴胡店镇坦山后村钟氏祠堂 - 班墨人家 -  班墨人家的博客
 
       滕州钟氏明代名人
       钟贤,滕州钟氏六世祖。明朝滕守御所千户、武德将军钟理的次子。《滕志·孝行传》是这样描述的:钟贤,千户钟理子,以茂才补邑诸生。性至孝,父理卒,贤号痛,水浆不入口,形毁骨立,及葬,庐于墓侧,一日大雪,贤晨起扫除墓雪,人遂呼为扫雪秀才……

《钟氏族谱》载:钟贤,字良左,号兰轩,嘉靖四年(1526年)贡生,业成授赵州训导。天性孝友,德业文章见推于时。生于成化九年(1473年)四月初九戌时,卒于嘉靖十五年(1537年)十月十一日戌时,享年64岁。父母过世后,在与哥哥钟贵分家的时候,贤悲不自胜,曾吟诗一首:数世无兄弟,相传一线微,一旦有兄弟,何忍俱分离?贤育有三儿二女,死后葬滕县衙西南方荆河北岸祖茔,1959年迁柴胡店镇坦山村后,钟辛庄西,薛河东岸钟家茔地。

一箭射三贼的钟大冈

钟大冈,字坦峰。少年既有大志,性格豪爽,不拘小节,对三国人物用兵韬略多有探讨,且有百步穿杨之技能,身材魁梧,臂力过人,常挽二石之弓。明嘉靖年间,倭寇多次犯我东部边境,朝廷令滕守御所出兵驱寇。钟大冈自报奋勇,弃笔从戎,率众与江南统制汤克宽一起多次御敌,配合默契,机谋数合。在崇明一次讨伐倭寇时,敌舰又高又大,时有大风,敌舰在海上穿梭如飞,形势对我极为不利。这时,钟大冈搭箭弯弓射断敌帆绳索,蓬落舟停。敌大惊,疑风神发怒。于是,敌酋冠带整齐,出仓到甲板上祈祷保佑。大冈从容弯弓,一箭射中敌酋眼睛,贼极痛坠海,二副头目忙跳海救援,官军趁机掩杀过去,于是大捷。之后,其余倭寇竟不敢再度西犯,军中均称属大冈一箭射三贼落海之功也。

此后,汤统制钦慕倍惜,王赵二中丞更是倾服,曾欲奏拟任崇明总兵官。大冈力辞不受:我之所以投笔从戎,实为御倭护国,决非贪恋官位。汤统制及诸营更加叹服,皆称其义勇官。

后倭平归家,县公慕其为人,携本县闺秀李才缓为诗赠之:“海岳奇精萃俊髦,胸中百万蕴龙韬。云生细柳春风暖,气吐常山夜月高。妙算深寒倭寇胆,雄谈能起汉兵豪。功成名遂归来日,满耳笙歌醉碧桃。”这可能是时人对他投笔从戎、御倭护国之举的精切评价吧。

大冈为滕州钟氏始祖的七世孙,抗倭凯旋后,在城南五十里薛水之东的南宫置地建村(即今天的柴胡店镇坦山后村),安居乐业,生有四子,眉寿而终。

殉职报国的钟昌祚

滕州钟氏传至第十一世,到了崇祯八年(1636年),钟昌祚嗣袭了武德将军位。这爵位本不该他袭,只因此前辽东告急,朝廷下诏滕卫所发兵救援,他的哥哥自请代父率部前行,不幸阵亡。父没,昌祚作为次子袭了武德将军之职。

此时,钟昌祚明知天下已不支,改朝换代在所难免,但他抱定“而以一身报国任二百七十年纲常之重”,誓将以职报国。于是与其弟舜镛说:“吾祖宗受本朝恩荣数百年,因兄阵亡,而吾以序嗣官,则义不容避,当誓将报国,正所以不辱祖先。汝急归乡,存宗祠,吾当与职殉,汝勿顾也。”崇祯壬午年,难兵攻下滕县城,钟昌祚不躲不避,端坐千户所,从容赴死。

其弟舜镛,时任徐州知州,为官行事坦白,仁慈宽和,难兵攻下徐州,百姓感其恩德,把他背到船上得以回归故里。后难兵南征,知其执政有方,召复原位,舜镛坚辞不就。他与其他明朝遗老一样,居家陶情诗酒,恤睦族邻。康熙二十二年(1683年)二月十一日卒于坝陵桥(张汪镇)。

守城贞夫钟印美

钟印美,字更贺,天启庚申(1621年)拔贡,戊午副榜。印美少年就聪慧过人,晚年学问更进,邑称硕儒。明末,滕县城将要失陷,亲友相约一起躲避兵祸,而印美凛然云:我祖宗受国赐恩荣几百年,我辈岂能怕死偷生,我誓将与城共存亡。后一直坚守滕县城。

一天晚上,他在城中闲坐,忽有一束纸箔无故扑到他的身上,印美昂天叹曰:“吾命尽矣。”之后,果殉城而没。他一生中有多件事让人感慨:一是他对待弟印奇遗腹子视如已子,教育关怀倍加,得补弟子员,使侄儿得以成名立业;其二,庶弟年幼,名下无田产,他以坦山后己产的一半给了庶弟,使其无虑无忧;三是明清换代之时,率侄儿密埋纹银数千两,并告诉众人说:“天下将乱,兵至掠地,可献此活汝辈命也。”后兵至,钟氏果赖此银得保者数人。《滕志》表其为“守城贞夫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 其子钟受之,《滕志·儒业传》载:钟受之,字损之,拔贡,壬午城陷,得不死,脱归泣寻父尸,十日乃得,时滕弦诵几绝。君独奋励于学,偕同人振起文风,介性不随时俯仰,识者钦之,赞其不愧守城贞夫子也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