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班墨人家的博客

快乐生活每一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  

2015-09-21 16:44:04|  分类: 古村古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榆次,另一个山西土豪宅院,常家庄园。
常家财富之巨,超过了乔家,所以,其宅院规模也比乔家大——乔家是一大院,常家是一座城;乔家靠钱庄聚财,常家靠国贸做大。
在万里茶道上,常家被一些研究家认为是茶叶贸易领域最成功的国际贸易公司,很可能,是18-19世纪、整个中国、傲视各行业的最成功的国际贸易公司。
有一种流传很广的说法,说常家将茶叶分店开到了莫斯科,并有照片为证。经此次重走万里茶道,在常家和在俄罗斯交互采访对照,极有可能,这种说法是常家后人的穿凿附会。事实真相可能是,莫斯科有家俄罗斯茶叶店,常家是它的专门供货商。
2014年8月25日,重走中俄万里茶道第十二站,山西省晋中市榆次。
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 
 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一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三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四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
重走中俄万里茶道影像·榆次之五 - 李皖 - 李皖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